人生四境界:苦而不言,笑而不语,迷而不失,惊而不乱

博主:等待阳光等待阳光 2020年04月14日 15:56 551 0条评论

人生,要懂得放下繁华,放弃无意义的忙碌,静听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
人生四境界: 苦而不言,笑而不语,迷而不失,惊而不乱。


人生,都要经历从稚嫩到成熟,从青涩到老练,从张扬到内敛,从浓烈到淡雅的过程。


红尘的历练,也在不断丰富和提升着人生的境界。


周国平说:


“人生的使命就是把生命照看好,把灵魂安顿好。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。”


人生的境界,就可以用四个词来概括:苦而不言,笑而不语,迷而不失,惊而不乱。


苦而不言,是一种修行


网络上有一句话很火的话,“不要向任何人诉苦,因为80%的人不关心,剩下20%听了很高兴。”


这话说得虽然很绝对,却告诉我们一个道理:倾诉是有底线的,同情是有时效性的。


很少有人真的想要了解你的苦难,苦而不言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。


一个人的心要足够深,才能装得下一些事。


心若浅得像一个碟子,什么都装不下,稍微有一点苦闷,都会流淌出来。


孔子在论语中这样评价颜回:“贤哉,回也!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


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有智慧的人不轻言悲苦,而会去牢牢抓住那一二分的如意,愚蠢的人却会执迷于自己的不幸。


凡尘即是苦,吃苦,化苦,不言苦。其中,不言苦,最是修行。


不言苦并非是自我压抑,而是看透了人生,是一种不徒劳挣扎的智慧,是一种与苦难厮杀的勇敢。


苦而不言不是要“打断牙和血吞”,什么亏都吃下去,而是少抱怨,学会吃一点无伤大雅的亏。


总有一天,我们会感激始终坚韧的自己,没有被苦难打倒的自己,淡然面对苦难的自己。


苦而不言,是让我们静静地蜕变,待到时运际遇,一鸣而天下惊。


笑而不语,是一种豁达


笑而不语是不炫耀。花宜半开,酒宜微醉,做人最宜低调收敛,韬光养晦。


张爱玲曾有一个好友炎樱,本来二人感情要好,但后来张爱玲受不了炎樱的无心炫耀,以至于绝交。


张爱玲去美国后,经济困难,炎樱却时常夸耀自己如何赚钱;


张爱玲孀居多年,炎樱却大谈自己与丈夫的甜蜜恩爱。


张爱玲受不了,为此绝交,断绝来往。


笑而不语,不是说高兴不能分享,而是不能为了自己高兴,而让别人不痛快。


《菜根谭》中说:


“淡泊之士,多为浓妆者所疑;检饬之人,多为放肆者所忌。君子处此,固不可少变其操履,亦不可太露其锋芒。”


笑而不语,说的更是一种洒脱和豁达。


相比起睚眦必报、针锋相对的人,笑而不语的人能按捺住内心浮躁,不轻易出口伤人。


不管是面对恶意中伤还是流言蜚语,总能圆融地把握住分寸,相逢一笑泯恩仇,多了一番容人之量。


生活从来都是智慧的较量,伤痛和误会都会随时光流逝,唯有盈盈的微笑会雕镂在岁月的年轮上。


迷而不失,是一种智慧


《钱塘湖春行》中白居易“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”,虽然浅浅的春草刚刚能够遮没马蹄,但繁多的春花渐渐要迷住人的眼睛。


这世间的事情大抵如此,我们常常因为走得太快、太远,渐渐迷失在纷繁复杂的世界里,而忘记自己当初从何出发、为何出发。


庄子说:“虚室生白,吉祥止止。”


空的房间才显得敞亮,如果房间堆满了东西,有光亮也透不出来。


人心如果清除了杂物和垃圾,把蒙蔽心灵的尘埃扫空,那么心中就会充满阳光,结果当然也是一派清净安详。


虚寂生智慧,空旷生明朗,这就是“虚室生白”。不迷失,需要的是向内心寻求自我。


人生,要懂得放下繁华,放弃无意义的忙碌,静听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
有限的生命里,不能只是被名利填满,而忽视了健康、快乐、家庭等等,不管如何匆忙,还是要找空隙放慢匆匆的脚步,给心灵留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。


疲惫的心灵需要一段留白,以保持一份清净和淡定,才能不迷失自己,才能游刃有余、退去浮躁。


惊而不乱,是一种强大


“临大事而不乱,临利害之际不失故常”,是一种从容不迫、应付自如的心态。


越是有突发的紧急状况,越不能惊慌失措,要镇定沉着;越是在面临利害冲突的紧要关头,越不能患得患失,要保持平常心。


唐代宪宗时期,裴度任中书令的职位。


一次,他因公务在中书衙门里大宴宾客,热闹之时,一名属下径直来到裴度身边,低声向他禀报说,他们发现存放大印的盒子还在,可大印却不翼而飞了。


做官的人都知道,官员丢失自己的印信可是大罪。


可裴度听了以后,没有显露出一丝紧张的样子,手里端着酒杯,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,酒宴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


结果不久,手下又报告说,大印在原来的地方找到了,裴度似未听见,闭口不应,一副早已知悉的样子。


属下很疑惑,裴度解释说,“印信不仅不能买卖,而且一旦被官府查到还是个大罪。这一定是衙门里的人私下里书写契券,然后偷偷盖上大印。如果急于追查,此人为证清白必然把印信毁掉,只要不动声色,则必然把印又放回原处。”


大家这才恍然大悟,不禁佩服裴度的见识和胆量。


冯梦龙在评价这件事时,由衷地赞叹说:


“不是矫情镇物,真是透顶光明。”


惊而不乱,需要的是强大的内心和定力。


曾国藩说:“从容安祥,为处事第一法。”


遇事就紧张,临事就大惊失色,失了方寸的人,难成大事。